设为 -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()网络新段子,励志好文章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诗词 > 元曲 >

张可久《金字经·乐闲》“消磨尽,古今无限人。”翻译赏析

导读:金字经乐闲 张可久 百年浑似醉,满怀都是春,高卧东山一片云。嗔,是非拂面尘。消磨尽,古今无限人。 [注解] 高卧东山:用东晋谢安(安石)不仁隐居东山典故。后遂用以比喻隐居或隐居行径。东山,在浙江上虞县西南。 嗔:恼怒,怪怨。 [译文] 百年岁月浑
金字经·乐闲
张可久
百年浑似醉,满怀都是春,高卧东山一片云。嗔,是非拂面尘。消磨尽,古今无限人。

[注解]
高卧东山:用东晋谢安(安石)不仁隐居东山典故。后遂用以比喻隐居或隐居行径。东山,在浙江上虞县西南。
嗔:恼怒,怪怨。

[译文]
百年岁月浑浑然好似醉酒,可是心怀仍一片阳春,高高仰卧东山像那悠悠白云。可恨那人间是非像扑面的飞尘,消磨掉古今多少有志人。

《金字经·乐闲》是首感怀人世沧桑的散曲。开头两句直述胸臆,看似写隐者的陶然自得、忘却尘世,实际上分明令人感觉到隐居者心灵中历尽人间沧桑所留下的皱痕。接下来描述一种眠云卧月、行止飘忽、闲适自在的生活形态。末三句坦白直率地道出自己对古今世事沧桑的彻悟,大有看破红尘之意味,但在语气上,作者却将这样一种深沉的感悟以松脱、不屑的方式表现出来。虽题为“乐闲”,但让人感觉到一种深沉的人生悲欢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